您的位置首页 >乐山 >

“双循环”驱动 成都对外开放走出新节奏

“这是我在成都‘蛰伏’最久的一次,也是对成都了解最多的一次。”作为一家大型进出口外资企业中国区商务代表,蒋先生已经在成都生活了四十多天,除了和地方职能部门沟通此次投资事宜,他更多的时间是“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蒋先生所在的公司非常看好成都在食品领域的进出口业务,不但有着辐射西部地区的广阔市场,还有中欧班列(成都)以及明年投入运营的天府国际机场。

正是依托铁路+陆路+空运构成的国际门户枢纽,以及成都作为全球产业供应链上的重要一环,让这座城市在疫情之后的经济发展成绩亮眼: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成都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298.63亿元,同比增长0.6%;尤其是外贸进出口总值3230.9亿元,增长23.5%,走出对外开放的新节奏。

不仅如此。记者注意到,在日前结束的成都市委十三届七次全会上,明确提出,“构建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对外开放新格局,更好服务‘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和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格局的重要战略支撑。”

“成都通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形成了以新经济、现代制造业为主的产业基础,既有强劲的恢复和增长动力,又有着走出去‘外循环’的巨大潜力。”四川省决策委员会委员盛毅教授表示。

外贸大通道

7月19日,看着最后100多个货柜顺利装上中欧班列(成都),TCL王牌电器(成都)有限公司物流经理许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批5万台液晶电视,13天后将运抵波兰罗兹。“本该6月份就交付欧洲客户的。”许伟感叹。

延迟交付,源于中欧班列遭遇了“大堵车”。因疫情影响,大批原本走空运、海运的货物转到了铁路运输,中欧班列线路相继爆仓,大量货物无法及时运出。

记者注意到,一方面来自华东和华南地区的货物,比如联想的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通过公路运送到成都来集结;另一方面成都本地生产的电子产品运输需求也大幅增长。比如TCL今年上半年通过中欧班列(成都)的发运量由去年每月发100余柜增长到每月400余柜。

7月中旬,局面有所改善,包括中欧班列(成都)在内的各条线路上积压的货物得以陆续消化。

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全国中欧班列开行约8200列,而今年1~6月就已经突破5000列。来自成都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欧班列(成都)累计开行近1000列,位居全国第二,同比增长58%,占全国中欧班列总数的13.7%。

“目前,我们已经吸引了联想、戴尔、TCL等万余家企业利用通道开展业务,因此这是利用枢纽口岸及国际货运通道优势,承接产业转移的需要。”成都国际铁路港相关负责人表示。

繁忙的不只是成都国际铁路港,还有成都双流国际机场。7月20日,飞常准发布了根据全球各机场载客能力、航线网络、运行效率、周转能力等多个维度“检阅”而形成的《2020上半年机场发展指数(ADI)》报告。该机构认为,主要是成都双流机场在载客能力及运行效率方面表现突出,得分较高。其中,上半年成都双流机场的发展指数在我国内地千万级机场“朋友圈”中居首位,而在全球前50强机场中居第七位,排名较去年同期上升了14位。

此外,统计数据显示,双流机场今年上半年旅客吞吐量位列全国第一;6月起降架次量2.7万架次,连续两月居全球第一。

根据成都海关介绍,今年上半年,成都的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2265.4亿元,增长25%,占比超七成;主要进出口国家和地区为美国、东盟、欧盟,其中东盟和欧盟呈现高速增长,同比分别为28.2%、42.1%;此外,上半年,成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1016.6亿元,增长45.4%,占31.5%。其中,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实现进出口2489.1亿元,增长27.6%,在全国综保区中继续27个月排名第一。

“依托成都打造的国际化大通道,保证了外向型企业的快速恢复以及稳定增长。”盛毅表示,由此凸显出成都作为国际门户枢纽的战略地位和在稳定国际供应链上的重要作用,也拉动了成都经济的正向增长和发展。

激活新动力

“为了保证全球产品的供应需求,目前成都基地51条生产线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日产电池片650万。”通威集团副总裁黄其刚告诉记者,其双流基地现有10GW电池片产能,是全球单体规模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基地。

“我们通过直销加代理的方式,目前产品出口韩国、印度、土耳其、德国、巴西、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黄其刚介绍,通威股份(6003438.SH)规划到2023年,高纯晶硅累计产能将达22万~29万吨,太阳能电池累计产能将达80~100GW。

成都市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成都新兴工业产品产量快速增长,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集成电路产量增长56.9%、54.3%、25.6%。

保持活力的还有成都的新经济。根据日前财新智库和BBD(数联铭品)联合发布的《万事达卡财新BBD中国新经济指数》报告,从国内城市数据来看,依照2020年4月新经济城市综合成本指数调整后的新经济总量排名,成都排名国内城市第三位,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列新一线城市第一。

这也意味着在新冠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中,新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推动新经济发展,成都更是不遗余力。今年3月31日,成都宣布将面向全球持续发布1000个新场景,1000个新产品,同时还发布了《供场景给机会加快新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目前该市已经发布多批次新场景、新产品。

7月29日,成都市2020年首场新经济产业功能区推介暨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上,共有26个新经济项目落户成都,计划投资总额222.9亿元。签约项目涉及领域广,涵盖了绿色经济、流量经济、创意经济、数字经济、共享经济、智能经济等六大新经济形态。

“通过发展新经济摆脱产业从国外到国内、从沿海到内地进行梯度转移的‘宿命’,在新一轮全球产业分工中努力实现由跟跑承接到创新领跑的角色转变,推动成都加快迈入世界先进城市行列。”成都市新经济委负责人表示。

对于成都高新区来说,新经济已然成为该区的动力源。目前,高新区南区已经聚集具有新经济性质企业达8万余家,已培育瞪羚企业203家、独角兽企业6家。此外该区还设立100亿元新经济基金,为新经济企业发展提供政策支撑。

就此,盛毅认为,除了传统的机械制造、电子信息、餐饮旅游业逐渐复工复产之外,正是基于成都市前期对新经济、新兴工业等产业的战略部署,加上多项政策的支持,才得以在疫情期间和之后有着强劲的增长和活力。

开放新节奏

让蒋先生关注的是成都进出口数据:今年上半年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占比较大,增长较快。上半年,成都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2527.5亿元,增长27.5%,占78.2%,比去年同期提升2.5个百分点。

“这样的高速增长,充分说明成都在国际供应链中占据重要一环。”在蒋先生看来,成都的产业结构对内有消费市场,对外有出口潜力。

这正是成都着力推动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格局”。“此次疫情验证了内陆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可挖,尤其是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提速,更是扩大了市场。”盛毅表示,在电子信息、绿色食品、装备制造等领域,“双循环”在成都有着非常好的结合点和市场潜力。

记者注意到,为了促进消费品市场的复苏,成都积极推动绿道经济、假日经济、夜间经济等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尤其是招引SKP和泰国暹罗天地世界级高端商场落户,新签约品牌首店119个,其中国际品牌首店32个。

“上半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691.6亿元。”成都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餐饮、旅游的逐渐复苏,一个巨大的内需市场已然全面启动。

在成都看来,正是通过半年来千方百计扩大有效投资、提振市场需求、保持外贸稳定,三大需求活力不断激发,内外循环途径得以进一步畅通。

由此,外资对成都的聚焦并未减弱。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成都新签约项目31个;新批外商投资企业305家,外商投资实际到位250.6亿元;新批或增资1000万美元以上的重大外资项目46个。

“从几十天的谈判、选地情况来看,成都各级政府的效率非常高,国际化营商环境也非常优越。”对于成都,蒋先生已然有着深刻领会。目前,该公司已经基本确认在青白江区建设一座冷链仓库,在天府新区建设一个总部基地。

“由此可见,成都通过国际化营商环境的提升,对外开放依然充满活力。”盛毅表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