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一线城市“捡漏” 外来房企入局广州旧改

2020年上半年,广州28个旧村改造项目有进展,项目旧改面积超1941万平方米,总投资金额超1225亿元。与2019年全年33个旧村改造项目相比,广州进入了旧改小高峰。

广州地区存量市场竞争升级,除了保利、富力等本地巨头,多家外来房企纷纷入局广州旧改市场。拓展城市更新业务,入局旧改市场寻求土地增量正成为房地产行业的共识。

房企突围旧改

克而瑞地产研究中心数据显示,TOP100房企中47%涉足城市更新,TOP50房企中61%涉足城市更新。克而瑞统计,广州本土房企时代中国、富力、保利、珠光、万科的旧改数量在4个及以上,旧改土地储备均超100万平方米。

近年来,本土房企深耕旧改市场,城市更新项目的热点持续提升。城市更新成为企业业务拓展的主要途径,在广州“三旧改造”政策利好下,诸多外来房企也纷纷进入广州旧改市场。

以升龙集团为例。升龙集团拿下的8个广州旧改项目分布于广州南沙区(1个)、番禺(2个)、增城(2个)、黄埔区(3个),旧改面积共计1766.32万平方米,投资金额共计735亿元。

7月18日,深系房企勤诚达集团落子增城下元村旧改,距离拿下增城荔城庆丰村旧改仅一个月。

据悉,勤诚达集团还入主了荔湾海北村的旧改合作项目。截至目前,勤诚达集团在广州的旧改版图已落三子。

对此,勤诚达集团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房企全面布局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城市是行业普遍的趋势。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推进,使得广深和其他城市形成一体化的都市圈。

广州市现代城市更新产业发展中心策划师曹华山告诉记者,“深圳早期经历过全面改造,具备华南地区的旧改经验。对于深系房企进军广州旧改市场,主要是因为当下深圳旧改政策收紧,这批房企来广州寻求新的机会。”

“对外来房企来说,广州在一线城市的房价较低。价格差是一个重大利好的信号,证明拿地成本有洼地、有空间。加之,广州政商环境开放包容,常住人口多年连续正增长,增长幅度远高于北京、上海。”合富研究院分析师陈泓毅对记者表示。

外围区域试水

据记者梳理,1~6月广州旧村改造项目大多散布在广州市外围区域。其中,增城占18个,南沙6个,黄埔2个,海珠、番禺各1个。

针对上半年广州市外围区域旧改招标项目井喷,业内人士表示,相对中心城区而言,外围区域的旧改政策较为宽松,而且区政府的推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6月18日,增城区人民政府印发《增城区加快推进旧村全面改造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的通知》,对旧村项目入库申请和具体流程进行进一步细化。7月1日,黄埔区政府召开会议,计划到2022年底,黄浦区完成66个重点旧村改造项目的签约拆迁,拆除房屋面积合计3278万平方米。

虽然区政府大力推动城市更新进程,但实际上,这些区域旧村项目存在房屋建筑散乱,区域内产能较低的情况。

记者近日走访位于增城区荔城街的廖村村发现,村内仍有大片农田、水域和村屋。廖村村方圆1公里内均为农田,交通较为不便。从廖村村中心到距离最近的商圈挂绿广场,需要先步行20分钟至公交车站,再搭乘交通工具。

记者调查发现,靠近博盈工业园区域部分有大型综合市场、百货超市、药店、小学和中学。而深入大石村腹地,却有全然不同的景象。村内分布大面积耕地,村集体产业能级落后,现场房屋建筑散乱无序,饭店便利店等生活配套寥寥无几。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旧改项目区域较为分散。旧改项目基础数据调查范围影像示意图显示,廖村村纳入旧改的6个改造区域各不相连。庆丰村旧改面积分为9个区域,A、B、D、H、I区域间均存在一定距离。

针对旧改项目的选择,勤诚达集团透露道,“庆丰项目处于广州增城区荔城街中部,周边生活配套完善,是增城区最为成熟的居住区之一。我们重点布局潜力城市的优越地段。”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